据台湾“今日新闻”报道,台北地方法院今起接连三天召开扁家弊案程序准备庭,在双方攻防1小时30分后,阿扁拒绝量血压并就案情提出答辩,他说笔录有许多不实之处,如同马英九特别费案中所发生的情况一样,他不信任特侦的办案讯问,也质疑特侦立场偏颇,独办他而不办李登辉。

  准备庭从上午9点30分开始,进行到11点许,律师发现阿扁露疲态,建议庭上休息5分钟,获审判长蔡守训同意,阿扁到隔壁的第八法庭喝水稍事休息。重新开庭后,蔡守训再度询问身体状况,阿扁回以要讲话会撑下去,并拒绝量血压。蔡守训表示,希望检辩双方都能言简意赅,尽量说明重点,否则25日、26日下午的庭期可能会延长到晚上仍在进行。

  陈水扁表示,程序正义跟实质正义一样重要,他提出前中信金副董事长辜仲谅在龙潭购地案的笔录中有许多不实之处,笔录的记载不实如同马英九特别费案中所发生的情况,因此他相当不信任特侦的办案讯问。

  阿扁还质疑特侦立场偏颇,为何独办他而不办李登辉。

  在之前1小时30分钟的时间,律师与检方进行大攻防,律师提出光盘的证据力不足与检方追加“藉势藉端勒索财物罪”及“非主管职务利罪”二罪不具法律程序,造成被告的法律权益受损,法官审理上也有麻烦,但一一遭到检方的反驳;期间阿扁并未作答。

  阿扁此次开庭,可能是受禁食三天的影响,脸颊呈现凹陷,身体看来虚弱,一开庭审判长蔡守训先询问阿扁身体状况如何?阿扁摇摇头回答“很不好,我心跳比较快,很不舒服”,蔡守训询问为什么?阿扁说,“我也不晓得为什么会这样”,蔡守训则叮咛“如果你等下有任何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们”,阿扁点头示意知道了。

  经过1小时半答辩之后经过5分钟休息后重新开庭,审判长蔡守训就再次询问阿扁的身体状况,扁表示要答辩会撑下去,蔡守训建议要帮他量血压被拒绝,阿扁以缓慢、微弱的语气表示他要撑下去,不必量血压,请继续进行。